365体育app


脱我旧时裳 著我战时袍:致敬战“疫”花木兰

来源:中国国防报作者:李光辉责任编辑:李晶2020-03-09 09:45

脱我旧时裳 著我战时袍

——致敬战“疫”花木兰

又是一年“三八”国际妇女节。

如果岁月静好,此时正是人们郊游踏青、赏花观景好时光。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白衣天使以最美身影逆行,冲锋在疫情防控第一线。

“最美”在这句“轮到我了”里。17年前,70多岁的奶奶坐着轮椅送别父亲走上抗击非典的战场;17年后,66岁的父亲把王婷送往武汉战魔。当年,奶奶叮嘱父亲:“国家需要你就赶紧去。”如今,王婷临行时对父亲说:“轮到我了,我替您出征!”

“最美”在这句“不计生死”里。面对未知的疫情,她们也有不敢想的事情。谁人身后无牵挂?但那个叫张胥磊的女孩仍然坚定地说:“不计生死不计报酬,我遵从内心的选择。”

“最美”在这句“我们都在”里。战胜“死神”的患者,醒来后紧紧抓住护士黄银的手,满眼都是不安和焦虑。黄银也紧紧反握着那双手,安慰她:“别怕,我们都在。”

在这场没有硝烟却充满牺牲的抗疫战斗中,女医生占抗疫医生总数的50%,女护士占抗疫医护总数的90%,她们是名副其实的“半边天”。

“没有国,哪有家?如果大家都只想自己,那何以配得上白衣天使这个称号。”“虽然我们年轻,但我们能行!”“只要需要我,我就上!”这就是新时代抗疫花木兰的忠诚誓言。

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,白衣天使们纵有万险竞投身,大爱扶伤甘逆行,生动阐释了白衣天使的高尚品德。

这是一个巧合,但巧合得让人泪水滂沱。

2月23日清晨6时30分,女医生夏思思走了。她在抗疫一线不幸感染新冠病毒,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9岁。短暂的韶华,开得满树芳华。3个小时后,歌星刘德华创作的向前线医护人员致敬的歌曲《我知道》,登上官网发布。“你的胸襟比天空更高……为你天光天黑祷告……漆黑中的眼睛等待清早,一双手已疲累你至今未停步,浓浓情义我已知道……”这首歌似乎在为夏思思送行。

哲人说:“苦难石下,蔓生的都是伟大。”一位护士的母亲病故,她为了抗疫放弃回家奔丧,只朝着家乡方向,三鞠躬告别母亲。而当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殉职后,他的妻子蔡利萍仍然战斗在抗疫一线。她们用坚守验证了“巾帼也英雄”这句话。

这场战“疫”,注定因为白衣天使而壮美。

第一次匆匆剪断长发、第一次穿成人尿不湿……这是一批“90后”的诸多“第一次”。护士胡佩在文章《我随时准备被隔离》中写下“一线需要我们这代90后热血青年,党员同志更要永远走在群众前面……”

没有生而英勇,只是选择无畏。一个装得下家国的灵魂,才能扛起最重的大山;一颗盛得下悲欢的心,才能输送最强的力量。1500年前的南北朝文学作品里,花木兰从故乡跨马过黄河,披甲战燕山,留下“世有臣子心,能如木兰节。忠孝两不渝,千古之名焉可灭!”的美名。杜牧也写诗赞她:“弯弓征战作男儿,梦里曾经与画眉。几度思归还把酒,拂云堆上祝明妃。”

电影《花木兰》里,有句振奋人心的台词:“穿上将军的战甲,你就不再是你自己!”昔日花木兰,今朝白衣天使,防护服就是天使的战甲。一位白衣天使这样告诉女儿:“妈妈穿上防护服,就有了超能力,就能战胜病毒,把病人从死神手里抢回来!”

这是一个等你归来的春天。一位护士说,“等有一天彻底脱下这身战甲,我也会像花木兰那样‘当窗理云鬓,对镜贴花黄’。”

诗人云,山川相遇,国应无恙。哲人说,白衣迷彩,祥安如虹!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