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体育app


从受处分到立功:一名战士“跨栏”的劲头从哪里来

来源:解放军报作者:代烽 顾朝清 邵建国 吴先德责任编辑:丁杨2019-05-10 10:09

武警浙江总队嘉兴支队中士张锦鹏与战友们一起进行扛圆木训练。

处分的包袱有多大?谁在戴“有色眼镜”?

一张处分表的分量到底有多重?

时隔5年多,回忆起“出事”那天的情景,张锦鹏依旧很激动。对他而言,这是烙在心里的一道疤。

为严明纪律,武警浙江总队嘉兴支队领导要求从快从严处理。当天巡逻任务结束后,中队党支部连夜召开会议,决定给予张锦鹏警告处分一次。

“摊上这样的大事,所有的努力和希望都给毁了。”得知消息,张锦鹏觉得天塌下来了。他追悔莫及,流下了懊悔的泪水。

他入党的事也受到影响,被暂时搁置。入伍前,当过兵的父亲反复交代他,争取在部队早日入党。早日入党的希望也没有啦,该如何向父亲交代?

除了思想上的包袱,张锦鹏还背上了工作上的包袱,干什么、怎么干都觉得不自在。工作干好了,有人说他求功心切;工作干不好,有人说他破罐子破摔。

受处分后,张锦鹏还感到生活中处处有压力。课间休息、周末活动时,他总觉得战友们在有意无意地回避自己;队干部在队列前一强调手机问题,他就觉得是在针对自己;最让他感到“心塞”的是,每当他回到班里时,原本的欢声笑语一下子戛然而止。他开始感到,自己的世界“变暗”了。

比处分更让张锦鹏难受的是刚开始时战友的“有色眼镜”。

“大家辛辛苦苦忙了一年,你怎么对得起大家的付出?”因张锦鹏“扯后腿”,他所在班失去了当年评先资格,同班战士小李的直言不讳让张锦鹏低头无语。评先那段时间,张锦鹏感到班里战友看他的眼神都是“火辣辣的”。

张锦鹏忍气吞声,想等风波慢慢平息下去。但不久后班里组织讨论,张锦鹏的事又被提起。

快好的伤疤,又被揭开撒了一层盐,张锦鹏痛不欲生。他变得更加敏感了。如果哪一次执勤人员名单里没有自己的名字,张锦鹏就会怀疑,是不是中队干部、骨干对他不再信任了。

“今后的路该怎么走,还有机会将功补过吗?”张锦鹏苦苦寻找答案。

“别想那么多,已经这样了。以后别再犯什么事,老老实实呆几个月就退伍吧。”几个同年入伍的老乡好言劝他,一个背了处分的上等兵,在部队很难有机会翻身,退伍回去后,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。

老乡越劝,张锦鹏心里越难受。他在部队还有太多梦想没有实现:立功、入党、当班长……但这些,他在老乡面前提都不敢提,担心老乡说他痴人说梦。

多少个夜晚,张锦鹏辗转反侧彻夜难眠,脑子里反复想着“要是从未捡到过那个手机该多好”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
分享到